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指尖经济 > 文章

探访獐子岛:扇贝没跑 岛上的人却已另谋出路

时间:2019-08-30    点击: 次    来源:指尖经济    作者:指尖网 - 小 + 大

  从“海上蓝筹”到A股“黑天鹅”,当年的第一个百元农业股獐子岛集团如今股价只有三块多了。

  股价大跌的背后是公司屡次上演的戏剧性情节——獐子岛集团的主要产品扇贝因为五年内三次跑路被网友戏称“旅行扇贝”。2019年上半年,獐子岛再度亏损2358.97万元,而这次獐子岛给出的原因仍然与扇贝有关。

  风口浪尖上的獐子岛现状如何?凤凰网财经实地探访这个曾经被称赞为“黄海深处的一面红旗”的海岛,试图还原其亏损背后的真相。

  1、“其实我们觉得就是造假”

  獐子岛距离大连有56海里,附近海域日照充足,正处北纬39度,是世界公认的海珍品最好产地之一。不过,要想到达这座小岛并不太容易,需要经过两个小时左右的船行颠簸。

  (獐子岛海域密布的白色浮筏)

  还未上岛,岛面四周蓝悠悠的海域上所遍布着的整齐而有序的白球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当地人告诉凤凰网财经,四周海域都是獐子岛集团培育扇贝的地点,那些白色的球是一个一个的浮筏。

  獐子岛集团采用底播的方式养殖扇贝,而所谓的底播就是“增殖放流”——人工或野外获取的扇贝苗,在养到一定程度后撒到海中任其自由生长,等到扇贝长大,再从野外捕捞回来。

  在被撒向大海前,为了增加扇贝的成活率,獐子岛集团先用浮筏吊笼养殖的模式培育扇贝苗。浮筏下拽着一只吊笼,扇贝苗被一层一层的分隔开,养在獐子岛四周的海域上,等到每年12月份的时候,再由獐子岛集团的员工将扇贝苗撒向更远一点的深海,让其自由生长。

  至于为何不一直采用这样浮筏吊笼养殖的模式养殖扇贝,而是选择将扇贝苗洒向海底牧场,让其自由生长,当地人张一告诉凤凰网财经,主要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养殖扇贝苗的吊笼上容易滋生裙带草、海带等,会堵住吊笼孔,导致扇贝苗呼吸不畅。而且,随着扇贝苗的长大,吊笼就会愈发显得狭小。实际上,在扇贝苗还在培育时,就需要人每天清理吊笼,每半个月还要为扇贝重新“分家”以免过度拥挤。

  (养殖扇贝苗用的吊笼,长约2-3米,扇贝苗就在这些吊笼里生长。这些吊笼除了需要定期清理外,每半个月,员工需要将吊笼里的扇贝分分家,将扇贝转移到空的隔层里,以免扇贝拥挤)

  从一般的常识来讲,既然是让扇贝在深海里“自由”生长,那“扇贝跑了”似乎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了。不过,虽然舆论都把獐子岛集团的扇贝绝收事件戏谑地成为“扇贝逃跑”,但当地人王力告诉凤凰网财经,扇贝其实并不会真的“跑”。所谓的底播养殖并非随意将扇贝洒向大海的任意地点,而是根据经纬度划定区域,在固定区域内养殖,虽然扇贝会移动,海水会移动,但扇贝是无法“跑”远的。

  1993年长岛水产研究所的底播实验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研究显示,在经过18个月后,近一半的扇贝苗还在底播面积的158%范围内活动,而且扇贝只有在躲避天敌时才会快速游动十几秒,随后便需要数个小时来恢复,比起“长突奔袭”,扇贝更倾向于“一动不动”。

  既然如此,那么獐子岛集团的扇贝去哪儿了?2014年獐子岛第一次出现扇贝绝收事件时,獐子岛给出的官方原因是系"冷水团"所致。不过,当地人对于这个说法并不认可,2016年1月初 ,还曾经出现“2000多獐子岛居民实名举报‘冷水团致扇贝绝收事件’并不属实涉嫌造假”一事。直到现在,当地人对“冷水团致扇贝绝收”的说法也颇不认同。此前,凤凰网财经与王力的聊天有来有往都很顺利,但当提及到这个话题时,王力似乎显得有一丝挣扎,沉默了数秒之后,王力轻声说道,“其实我们觉得那就是造假”。

  在凤凰网财经在当地的走访中,多位当地居民都确认,在2014年以前獐子岛从未发生过所谓的冷水团事件。比起扇贝遭天灾绝收,当地居民大多倾向于是獐子岛集团内部管理不善,贪腐严重的“人祸”导致了扇贝绝收。

  据当地人透露,所谓的“冷水团事件”实际上是由于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吴厚刚的弟弟吴厚记在苗种采购之时没有购买足够的扇贝苗,所以等到播撒苗种时,盛放扇贝苗的箱子上面是扇贝,下面却用石头充数,表面看起来正常,但往大海一倒便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扇贝苗缺失的事情掩盖了。

  事实究竟如何,此时已经不得而知。对于冷水团事件,大连证监局最后给予獐子岛集团的处罚是一份 “责令改正的决定”和一份“警示函”。

  2014年的“冷水团”事件最后没有定论,不过对于2017年发生的“扇贝跑了2.0”版本,最近证监会公布了调查结果和处罚决定。

  今年7月10日,獐子岛发布晚间公告称,证监会针对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一案已调查完毕,决定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 60 万元罚款;对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并给于警告,对梁峻、孙福君、勾荣等24名公司人员给予警告,共计罚款284万元。

  而证监会对獐子岛2016年和2017年的行为定性为:涉嫌虚假记载,涉嫌财务造假。而獐子岛财务造假的数额更是触目惊心——獐子岛2016年年报虚增资产1.31亿元,虚增利润1.31亿元,虚增利润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15%。2017年报虚减利润 2.79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57%。

  (獐子岛集团贝类加工中心。獐子岛的标志看上去很斑驳,背景上还有很多之前的印记,看来已经很久没有擦洗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证监会公布的调查结果里认定獐子岛在2017年10月25日披露的《关于 2017 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

  而在凤凰网财经此次实地探访中,也有当地居民透露了獐子岛集团抽测过程中的猫腻——“他们(獐子岛集团)都是先把别的地方的扇贝鲍鱼搜罗起来,再倒到一个地方。然后抽测的时候,专门找这些(倾倒了扇贝鲍鱼)地方捞,这捞起来不就多了嘛,数的时候就按这里的算,你说能不多吗?”

  2、“苦的都是我们啊”

  在獐子岛集团还没成“黑天鹅”之前,岛上也曾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据岛上居民回忆,那些年“獐子岛全是钱”,人人都想挤进去,要想进去只能靠找关系走后门。

  回首往事,在2014年前,獐子岛上的居民中几乎人人持有獐子岛股票,那时每年獐子岛集团都给当地人发“股票钱”,岛上的本地户籍居民还有生活补贴金,上市之后的盛宴曾经造就了一批资产百万的家庭。不过,自2014年“冷水团”事件之后,“股票钱”没有了、生活补贴金也大幅减少。以前每年有2000元的生活补贴,但后来一降再降,到去年连生活补贴也停了。獐子岛集团亏损,獐子岛居民也开始另谋出路。

  “苦的都是我们啊!”,一位大爷感叹。

  獐子岛四面环海,多年来当地为了支持獐子岛集团的养殖,禁止在岛内养殖猪、鸡之类的家禽,而岛内又不适宜蔬菜瓜果的培育,因此整个岛几乎所有的日常消费品都需要岛外供给,猪肉、鸡肉、蔬菜也都需要从岛外运输过来。运输成本的高昂造成岛上的物价也偏贵,当地人表示,岛上的物价与一座二线城市相当,价格总比一般地方要贵上一两块。

  (傍晚路灯下的一个蔬菜水果摊,出售着苹果、李子、桃子之类的水果,还有黄瓜、青菜、生菜之类的蔬菜,品种很齐全,和陆地上任何一个小城的摊位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价格要稍贵一点)

  岛上的物价偏贵,但獐子岛集团员工的工资近些年却没有增长。冷水团事件前,进行养殖的工人工资就是四千多,如今仍然是四千多。

  曾经獐子岛集团的工作是个“肥差”,但现在却变成了“苦差”,越来越多的当地人选择离开獐子岛另谋生路。

  (獐子岛镇政府前面的大街,由于车辆往来稀少,行人寥寥无几,双向两车道的大街显得很宽敞。据当地人透露,獐子岛的原住居民基本没有在獐子岛集团上班的了,男人们都出岛挣钱了,现有獐子岛集团工作的人大都是外地人)

  许多人选择离开獐子岛,于是獐子岛现有员工的工作负担便更重了。

  据当地人介绍,在獐子岛集团进行养殖的员工非常辛苦,每天凌晨两三点就要起床去海上工作,再到下午两三点下班,全天工作十二个小时。目前扇贝正在培育阶段时,养殖工人需要做的工作是将沉重的吊笼从水里拖上来进行清理,一个接一个。而员工的辛劳还不止于此,由于海上风大浪大,又极度潮湿,所以很多獐子岛的员工都患有关节炎,发作起来异常难受。

  (早晨六点多在海面劳作的獐子岛集团员工,他们正在将水底的符筏拖上来清理)

  有个当地的大爷向凤凰网财经透露,獐子岛集团的很多员工并没有五险一金,只有三险。

  岛上教育资源的缺失,也是獐子岛居民外出的重要原因。目前獐子岛上只有一所小学和一所中学,当地的孩子初中毕业之后便要到岛外去上高中,有许多家长会选择去岛外寻找工作机会陪孩子读书。

  (獐子岛上唯一一座中学,面积并不大,正值暑假,学校内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在操场玩耍)

  而走出岛外的孩子,在见识了岛外的风光后,岛内每日平凡而又重复的生活就显得没有吸引力了——每天晚上十点左右整个镇子便寂静下来,只有窗外蛐蛐在鸣叫。

  3、“你听他吹呢!”

  五年里扇贝三度跑路的獐子岛,为了刺激市场信心,不断声称要逐渐扩大海参、鲍鱼、海螺等高附加值产品的规模。不过,当地人对于獐子岛集团的这一设想却颇不以为然,当地居民李生对凤凰网财经说,“你听它吹呢!”。

  据当地居民透露,海参、鲍鱼等这些海产品的成活率很低,养殖条件要求非常苛刻。以鲍鱼来说,仅在獐子岛无法满足养殖需求,需要一月左右运去福建,三四月左右再运去山东,而且因鲍鱼死死贴在礁石海底,所以每次运输都需要用酒精麻醉鲍鱼,这对鲍鱼也是一种伤害。

  海参的养殖同样成本高昂。由于海参身体柔软,如果拖网捕捞会将其身体搅碎,所以,与鲍鱼一样,海参也需要人工下海捕捞。

  海参和鲍鱼养殖的人工成本同样不可小觑。当地人介绍,捕捞海参鲍鱼这些海产品需要员工下海深潜,这是一项非常艰难的工作,所以人工成本也很高,员工只中午工作两个小时,工资便高达近千元。

  另外,岛上居民普遍反映,目前獐子岛整体扇贝、海参、鲍鱼等海产品的产量和品相都在下降,如果獐子岛集团找不到一条行之有效的手段改善这种情况,营收的下降将会成为必然。

  另外,在獐子岛的产品中,野生产品卖价比较贵,完全野生、规格在三两以上的鲍鱼,最低价格在400元以上,而完全野生的海参价格则在1000元以上。

  凤凰网财经探访獐子岛集团在大连的海珍专卖店,店内大多非常冷清,当地居民普遍反映店里的产品比较贵,超出了承受能力。

  (位于大连的獐子岛海参专卖店,店内冷清,左右两边五六家店铺都为大连其它品牌的海珍品专卖店。)

  另外,獐子岛的官网介绍,岛上主要产业有海洋牧场、休闲渔业、冷链物流和水产加工四类,其中休闲渔业是未来市场拓展的重要布局,但是据凤凰网财经观察,休闲渔业的开发并不太容易。

  交通不便是首要问题。獐子岛因其地理原因,交通十分不便,从大连的各个港口到獐子岛的船并不固定,需要每天早上等船讯信息发布,才能获知今天有哪些航线能够通行。而一旦海上有8级风,航班便要停航。

  在诸多港口中,大连港虽然离大连周水子机场比较近,交通也比较方便,但是大连港到獐子岛的航线自7月起便停航了,其他港口离机场普遍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周围很难打车。而且,从獐子岛回大连的港口同样也需要当天早上才能知道有没有船通行。这对于外地游客来说,存在很多的不便。

  (正在登船的人群,这些人中有准备回岛上的老人,有打工回家的岛民,还有很少量的来自外地的游客,这艘船是当天杏树屯港唯一一艘开往獐子岛的客船)

  原来的“黄海明珠”獐子岛,现在更像一座“围城”,只不过,里面的人想出来,但是外面的人却已经不再有浓厚的兴趣上岛了。

  到底是什么造成了如此剧烈的转折?天灾?人祸?

  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吴厚刚在今年举行的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说,“獐子岛用代价换来了对风险的认知和敬畏,并且识别了这片海”。

  这片海还没有被完全识别,但獐子岛为此付出的代价却已经够多了。

  (夕阳下的獐子岛海岸,为防止风浪过大将这个旧筏子打坏,一个渔民正在努力地解开筏子将它放到海上)

  注:应采访者要求,文章张一、王力、李生均为化名

上一篇:龙元建设上半年净利同比增长10.94% 营收稳健增长

下一篇:两市午后盘整沪指涨0.29% 白酒股领涨

蜀ICP备16017974号  |   QQ:305062112  |  地址:中国四川  |  

川公网安备 510623020001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