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指尖心理 > 文章

基建工程兵的首部创业史——读《乌蒙战歌》

时间:2019-08-01    点击: 次    来源:光明文化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读书者说】

  作者:吴进华

  由于年龄和身体的原因,我这个小说迷已经很多年不敢阅读长篇小说了。但近日收到老战友樊希安赠阅的新作《乌蒙战歌》,我却不顾糖尿病与视力模糊的困扰,用两天多时间,一气品读了这部堪称基建工程兵首部创业史的精彩力作。因为这首《战歌》不仅是我熟悉的好战友用多年心血所谱写的,也是我们四十一支队的广大官兵曾亲身参与“创作”的。它的成功问世,不仅揭开了曾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建工程兵这支特殊兵种的神秘面纱,是对那些在和平年代为国家建设而献身的英烈们最好的祭奠,也是献给共和国70华诞的一份珍贵贺礼。文学作品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作为第一部从正面反映我们基建工程兵近50万将士18年艰苦奋斗历程的优秀作品,自然更受到我们这些古稀和花甲老兵的格外关注和喜爱。

基建工程兵的首部创业史——读《乌蒙战歌》

《乌蒙战歌》?樊希安?著?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在特殊年代、特殊环境和特殊形势下,经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批准而组建的特殊兵种基建工程兵,从她诞生之日起就在风雨中不断成长壮大,遍布祖国28个省市自治区,承担着冶金、煤炭、石化、水电、交通、航空、航天、兵器工业等系统重大工程建设,以及地铁、城建、水文地质勘查、铀矿、黄金勘探生产等任务,在国家基本建设和国防施工中发挥了生力军作用,作出了永载史册的巨大贡献。作为百万大裁军的前奏,自从铁道兵、基建工程兵被裁撤以来,很多军旅作家、文学爱好者和对基建工程兵怀有深厚感情的官兵们都试图通过文学创作为这支部队树碑立传,不让历史留下空白。但面对这样林林总总的历史和场面,又谈何容易!

  希安同志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没有面面俱到,而是选取了自己最为熟悉的一支部队——基建工程兵煤炭指挥部最早组建的第四十一支队作为源头,而煤炭部队又是基建工程兵中所处环境最恶劣、任务最繁重、条件最艰苦的部队之一。煤炭部队中的矿建团、矿建连,则是这支部队中的重中之重、苦中之苦的主力和尖兵。四○二团及其承担大巷掘进任务的“一中队”,更是主力中的主力,具有极强的代表性和典型性。作者笔触所向的主要群体——1972年年底入伍的“河南文县兵”和从事宣传工作的“才子佳人”们,则与“我”(曾宪云)的经历直接相关。但这些绝不是随意编造,而是20世纪70年代中期我们这支部队真实生活的艺术再现。笔者作为希安同志曾经的同事和战友之一,许多人和事都可以从历史隧道中找到似曾相识的原型。而且从一定意义上说,真实的军旅生涯远比小说情节还要丰富得多,精彩得多,但小说只能聚焦其最为集中最为典型的情节,通过艺术加工使之更具戏剧性和代表性。这大约就是艺术与生活不可割裂的关系吧。

  在《乌蒙战歌》中,作者塑造了许多性格各异而表现不同的官兵群像。他们从不同的侧面代表了广大指战员对党和国家的忠诚,对人民的热爱,对大三线建设伟业的自觉奉献。其中有真实的原型,也有艺术的塑造,但都来源于生活的真实,绝非凭空杜撰。

  军人决胜在战场。为了反映广大官兵身在乌蒙山,胸怀天下事,甘愿吃大苦耐大劳,早日建成现代化大煤矿,确保攀枝花等钢铁基地炼出优质钢造出好武器捍卫祖国安宁的献身精神,作者用了不少篇幅来介绍国际国内形势和乌蒙山区的工作生活环境,特别是施工生产第一线的紧张激烈和危机四伏的状况。作为这些战斗的亲历者,我认为有两个场面写得十分精彩:一是英雄许际执舍身救战友的悲壮场面;二是夏志武带队到徐州学习和回来推广锚杆喷浆先进支护技术的场面。许际执救战友的壮举惊天地泣鬼神,大家都很熟悉。学习和推广锚杆喷浆新技术,一般未身临其境的人很难理解。而作为三人小组领导成员的“我”(曾宪云)由于自始至终参与其中,对锚喷的必要性、可行性、操作要领、施工现场的艰苦程度和锚喷支护效果与传统石砼砌碹效果的验证对比等,交代得非常具体、生动而又形象。尤其是外出培训小分队返回部队驻地途中实在困乏睡在列车硬座车厢地板上和战士们到了沾益车站旅馆后宁愿睡觉不愿吃饭两个情节,读后实在令人心疼!没有生活实践的作者,是写不出这种感人场景的。由此,我也想到四○二团1972年一举突破年成巷万米大关的全国纪录后,支队政治部赵主任率领两位很能写的科长到《解放军报》改写新闻稿,因为不熟悉施工前线的具体情况,改了几稿都通不过,最后是赵主任把我从施工现场调到北京“救驾”,补充了一些典型事例才得以正式见报。只有深入生活,才能创作出人民喜爱的优秀作品。希安同志离开部队40多年,如今还能写出这样活灵活现的情节来,可见当年他深入生活的功夫之深。《乌蒙战歌》的成功,是作者积数十年生活经验的结晶。

  尽管已经功成身退,希安仍然保持着他一向谦虚谨慎的作风。大作发表后,我向他表示祝贺,他却要我多提意见,以便再版时参考。受其诚意感动,我只讲两点浅见:一是为了突显广大指战员与自然灾害作斗争的艰巨性,能否在矿建连队与井下三大害(瓦斯爆炸或突出、塌方冒顶、地下涌水)作斗争方面再着些墨;二是乌蒙山矿区的主要地质特征不是“青石板”(石灰岩),而是海相沉积的砂质页岩和泥质页岩,因而特别破碎,怕水怕风,容易膨胀,不易成巷,对施工质量和安全威胁很大。这也是造成事故多发的客观原因。指战员们在施工实践中摸索了许多办法,才把这头“恶魔”降伏。如果再版时从这些方面下点功夫,也许会进一步增加“战歌”的浓烈氛围。

  《光明日报》( 2019年07月31日?16版)

上一篇:植物学家的人文视野

下一篇:“听文学”传递文字的温度和力量

蜀ICP备16017974号  |   QQ:305062112  |  地址:中国四川  |  

川公网安备 51062302000126号